“神秘空间”现身小河街道 承载着历史、爱与温暖的“时光军旅”发车啦!

杭州网  发布时间:2020-07-28 18:15:00

大关桥西往西走,过一个十字路口,就是董家新村8幢,近日来这里的一个长方形“神秘空间”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在寸土寸金的老城区为什么要设计一个这样的空间?它的用途到底是什么呢?今天谜底揭晓了……

7月28日上午,小河街道退役军人服务站正式挂牌成立,这个130多平方的空间是拱墅区小河街道高标准打造退役军人服务站,努力打通政策服务到退役军人之间的“最后一公里”。

现场还特别邀请了辖区15名退役老兵参加了揭幕仪式。

今后,这里不仅会为辖区退役军人提供政策咨询、帮扶救助、就业创业等多样化、系统化的“一站式”服务保障。同时,这里还将成为青少年爱国主义教育微展厅和群众红色教育基地,辐射周边学校和居民。

走入退役军人服务站,这个长方形的空间打造成了一辆抽象的时光军列。列车按发展阶段分为4节车厢,分别包括军队发端、战争年代、和平年代和新时代四个关键时期,车尾部分为互动和办公服务区域。譬如第四节车厢内设有移动靶场,可供参观者进行现场射击练习,体验军伍趣味与魅力。车尾设有一面电子大屏做视觉引导,营造时空隧道的空间延伸感,平时也可播放有教育意义的战争电影。

在各节车厢中,还分布着老电视机、投影仪、电子屏等设备,播放着《小河时光军旅人》系列短片,分为《战魂》《戍和》《初心》三部,讲述不同年代的小河优秀退役军人故事。

从抗日战争到解放战争,从抗洪抢险到建设国家,这背后都有一个无法回避的名字——军人。曾经,他们浴血沙场、披荆斩棘、刚强坚毅;如今,他们依然初心不改、忠诚依旧、恪尽职守。小河街道寻访辖区老兵,记录下这些珍贵却鲜为人知的故事,让更多的温暖可以蔓延……

小河时光军旅人之战魂

“小时候,日本鬼子在村里游荡,我就在村口放哨,把信息传递给地下党员,也没有根据地,只能在白天碰到时讲上两句话。”今年已经91岁的毕可才,回忆起自己小时候参加抗日的经历依然非常清晰。

1945年8月15日,日军无条件投降。外侮虽除,但国内形势依然严峻,推翻反动统治、建立人民民主专政的革命迫在眉睫。曾经放哨的少年毕可才也和兄长一同,成为了地炮连九纵的一名炮手。1947年秋天,孟良崮战役中牺牲惨重,毕可才失去了哥哥。

1948年,成为骑兵通讯员的毕可才跟着部队从山东打到济南。11月6日,淮海战役打响,在华东野战军代司令员粟裕指挥下,众将士深挖地道,连夜潜行,慢慢包围,从小村庄打到城镇,历时52天,消灭、改编国军55.5万人,解放军伤亡13.4万人。

在小河,同样经历了这场战役的,还有老兵王鹤祥。枪声、炮响、黄沙、鲜血,这些便是王鹤祥对于这一仗的记忆,如同那枚留在他头上的弹片,永远烙在他心里。“我被抬到牛棚,血一直流,口很干。周围躺了一片,还不断有战友从战场上被抬下来。但那时候大家都听指挥,要我上我就上,只想胜利。”

此后,全中国解放势如破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五星红旗冉冉升起。但国内仍留存着大批国民党反动分子,勾结地主恶霸,网罗反动军官,占山为王,形成了一股猖獗的反动势力,而小河退役军人王其扬数年的军伍生涯便是和这些“土匪”打交道。

王其扬回忆道,“平时就是训练,有情况了就去仓库里拿枪。然后部队开过去,土匪看到部队这么多人,纷纷都逃走了。我们把特务从山上赶到海上、赶回台湾,老百姓就安全了。”

1950年至1953年,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了大规模的剿匪行动,为新中国的新兴与发展奠下安稳的基石——自此,一个新的时代开始生长。

小河时光军旅人之戍和

新中国成立后,国内仍是遍地荆棘、百废待兴,戍边守和,巩固国防,成为刻不容缓的任务。

舟山是内外交汇的海上门户,更是国防重点,岱山守备区便驻扎在嵊舟要塞。1958年1月的某一天,岱山县防卫站里,一位年轻医生听闻征兵之事,二话不说就入了伍,这便是小河退役军人金积祥近三十年参军生涯的第一页。

“部队随时都是备战状态,我们都要时刻保持警惕。”当医务兵的日子平凡却不平庸,金积祥勤恳地守护着戍边将士的健康。因工作出色,金积祥1961年提干成为护士长,1979年已经成为外科主任。这一路上,他遇到了自己的爱人,同样是一名军人的张秀如。两人互相吸引,结为连理,共同抵御这片海上的风雨。

将士们昼夜不歇的守卫,换来了战争创伤和国内经济的恢复。而1976年7月28日凌晨,一场惨痛的考验又落在新生的大地上,偌大的唐山顷刻间被夷为平地。

小河退役军人周国林所在部队,第一时间奔赴唐山。“我们部队开进唐山,看见的就是哀鸿遍野,要戴七个口罩才能稍稍挡一下腐臭味。机器也开不进去,就靠一把铁锹、一双手把落难者的遗体从地下挖出来。余震也很频繁,有一次我差点没活着爬出来。” 

时任工程基建兵连长的周国林为求得一份达到十级抗震要求的房屋建造图纸,奔波于上海、北京等地。耗时一个半月,终于拿到了北京劲松小区的设计图纸,马不停蹄地赶回唐山投身灾后重建工作。他坚韧果敢,破除诸多困境,荣获“抗震英模”称号。

今年,南方的洪灾牵动着无数人的心,子弟兵继续冲在抗洪抢险一线。在1998年的那场特大洪水中,原隶属于陆军野战军1军第一师队的郭中生,随部队第一时间从艮山门出发,日夜兼程抵达九江,奋力抗洪。

“在封堵决口时,一开始用船、汽车,但水太大,都被冲走了。后来就用钢筋扎成大笼子,里面装满了石头。我们拉叠成人墙,拉住作业的战友,也挡住一部分洪水。累了就在江畔躺下休息,肩膀上都是伤痕。”一个月后,九江的危难终于解除,部队在凌晨时分撤离,老百姓早已自发地站在街边欢送,谈及此,郭中生便面带笑意。他说,攘外安内,是中国解放军的使命,人民的理解和支持便是他最大的慰藉。

小河时光军旅人之初心

小河街道生活着上千名退役军人,他们离开部队后,立足于本职工作,继续发扬军队作风,汇聚成了社会主义建设“新长征路”上的燎原星火。

转业回到长征化工厂的沈梓文,就是其中一点光亮。他全心全意投入工作,每一个工艺环节都追求尽善尽美,将制作酒精这件事做到了极致。1984年,他带领的酒精生产车间产量跻身全国第17位,被评为杭州市优秀车间。退休后,他成为了一名社区志愿者,一干就是二十四年。

“我不想整天在家里没事干,部队生活对我的影响很大,在我还能活动的时候,就想再多做点什么。” 调解邻里矛盾、维护社区秩序、参与G20巡逻队……在每一件小事里,沈梓文用行动兑现了“为人民服务”的承诺,用自己的余热温暖点滴生活。

杭城夏日,不少城北的居民都会乘坐K155路公交车去西子湖畔避暑。退役转业至杭州市公共交通集团有限公司电车分公司的倪忠民,自1980年提干成为车间副主任后,他花了五年时间把K155路公交车队打造成了杭州市最好的车队。

倪忠民笑着说:“我以前是工程兵,长年在大山里给国防建设打坑道,属于特种兵,非常辛苦,经常是‘早上月亮’,‘晚上月亮’,靴子里的汗水把脚泡得发白。当过兵之后,面对工作和生活都不觉得苦了。” 2020年新冠疫情肆虐期间,他带领董家新村离退休人员党支部承包了社区南大门卡口,严控严守,捍卫住一方家园。

前浪奔涌,后浪接力。

当了八年消防兵的梁月会,更是路遇险境,救人于危难之中。2016年5月2日17时40分,他驱车经过振华路附近的绕城高速涵洞时,目睹了一起严重的追尾车祸,车内五人均失去行动能力。凭借过硬的消防救援技术,他用一支手电筒,徒手破拆车门,成功救出伤员。

作为绿地城市党建会客厅党支部书记、上海永绿置业有限公司杭州分公司经理,他白天忙着处理各类工作与党建事务,晚上静下心想安全系统的问题,几乎每天都两三点睡。

“别人觉得我什么都懂,我就不断提升,去做到真正专业,跟上时代的新思维。以前的理想就是当兵,现在就想如果国家需要我,我随时上。”正是凭着这样的信念,梁月会先后被评为“身边的活雷锋”“优秀退役军人”“最强领头雁”等称号。

因为曾是军人,他们不惧艰险;因为曾是军人,他们初心为民;因为曾是军人,他们永远炙热!

来源:杭州网  作者:记者 郑维维 实习生 吴远航 通讯员 朱颜  编辑:王帆

“神秘空间”现身小河街道 承载着历史、爱与温暖的“时光军旅”发车啦!

杭州网  发布时间:2020-07-28 18:15:00

大关桥西往西走,过一个十字路口,就是董家新村8幢,近日来这里的一个长方形“神秘空间”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在寸土寸金的老城区为什么要设计一个这样的空间?它的用途到底是什么呢?今天谜底揭晓了……

7月28日上午,小河街道退役军人服务站正式挂牌成立,这个130多平方的空间是拱墅区小河街道高标准打造退役军人服务站,努力打通政策服务到退役军人之间的“最后一公里”。

现场还特别邀请了辖区15名退役老兵参加了揭幕仪式。

今后,这里不仅会为辖区退役军人提供政策咨询、帮扶救助、就业创业等多样化、系统化的“一站式”服务保障。同时,这里还将成为青少年爱国主义教育微展厅和群众红色教育基地,辐射周边学校和居民。

走入退役军人服务站,这个长方形的空间打造成了一辆抽象的时光军列。列车按发展阶段分为4节车厢,分别包括军队发端、战争年代、和平年代和新时代四个关键时期,车尾部分为互动和办公服务区域。譬如第四节车厢内设有移动靶场,可供参观者进行现场射击练习,体验军伍趣味与魅力。车尾设有一面电子大屏做视觉引导,营造时空隧道的空间延伸感,平时也可播放有教育意义的战争电影。

在各节车厢中,还分布着老电视机、投影仪、电子屏等设备,播放着《小河时光军旅人》系列短片,分为《战魂》《戍和》《初心》三部,讲述不同年代的小河优秀退役军人故事。

从抗日战争到解放战争,从抗洪抢险到建设国家,这背后都有一个无法回避的名字——军人。曾经,他们浴血沙场、披荆斩棘、刚强坚毅;如今,他们依然初心不改、忠诚依旧、恪尽职守。小河街道寻访辖区老兵,记录下这些珍贵却鲜为人知的故事,让更多的温暖可以蔓延……

小河时光军旅人之战魂

“小时候,日本鬼子在村里游荡,我就在村口放哨,把信息传递给地下党员,也没有根据地,只能在白天碰到时讲上两句话。”今年已经91岁的毕可才,回忆起自己小时候参加抗日的经历依然非常清晰。

1945年8月15日,日军无条件投降。外侮虽除,但国内形势依然严峻,推翻反动统治、建立人民民主专政的革命迫在眉睫。曾经放哨的少年毕可才也和兄长一同,成为了地炮连九纵的一名炮手。1947年秋天,孟良崮战役中牺牲惨重,毕可才失去了哥哥。

1948年,成为骑兵通讯员的毕可才跟着部队从山东打到济南。11月6日,淮海战役打响,在华东野战军代司令员粟裕指挥下,众将士深挖地道,连夜潜行,慢慢包围,从小村庄打到城镇,历时52天,消灭、改编国军55.5万人,解放军伤亡13.4万人。

在小河,同样经历了这场战役的,还有老兵王鹤祥。枪声、炮响、黄沙、鲜血,这些便是王鹤祥对于这一仗的记忆,如同那枚留在他头上的弹片,永远烙在他心里。“我被抬到牛棚,血一直流,口很干。周围躺了一片,还不断有战友从战场上被抬下来。但那时候大家都听指挥,要我上我就上,只想胜利。”

此后,全中国解放势如破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五星红旗冉冉升起。但国内仍留存着大批国民党反动分子,勾结地主恶霸,网罗反动军官,占山为王,形成了一股猖獗的反动势力,而小河退役军人王其扬数年的军伍生涯便是和这些“土匪”打交道。

王其扬回忆道,“平时就是训练,有情况了就去仓库里拿枪。然后部队开过去,土匪看到部队这么多人,纷纷都逃走了。我们把特务从山上赶到海上、赶回台湾,老百姓就安全了。”

1950年至1953年,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了大规模的剿匪行动,为新中国的新兴与发展奠下安稳的基石——自此,一个新的时代开始生长。

小河时光军旅人之戍和

新中国成立后,国内仍是遍地荆棘、百废待兴,戍边守和,巩固国防,成为刻不容缓的任务。

舟山是内外交汇的海上门户,更是国防重点,岱山守备区便驻扎在嵊舟要塞。1958年1月的某一天,岱山县防卫站里,一位年轻医生听闻征兵之事,二话不说就入了伍,这便是小河退役军人金积祥近三十年参军生涯的第一页。

“部队随时都是备战状态,我们都要时刻保持警惕。”当医务兵的日子平凡却不平庸,金积祥勤恳地守护着戍边将士的健康。因工作出色,金积祥1961年提干成为护士长,1979年已经成为外科主任。这一路上,他遇到了自己的爱人,同样是一名军人的张秀如。两人互相吸引,结为连理,共同抵御这片海上的风雨。

将士们昼夜不歇的守卫,换来了战争创伤和国内经济的恢复。而1976年7月28日凌晨,一场惨痛的考验又落在新生的大地上,偌大的唐山顷刻间被夷为平地。

小河退役军人周国林所在部队,第一时间奔赴唐山。“我们部队开进唐山,看见的就是哀鸿遍野,要戴七个口罩才能稍稍挡一下腐臭味。机器也开不进去,就靠一把铁锹、一双手把落难者的遗体从地下挖出来。余震也很频繁,有一次我差点没活着爬出来。” 

时任工程基建兵连长的周国林为求得一份达到十级抗震要求的房屋建造图纸,奔波于上海、北京等地。耗时一个半月,终于拿到了北京劲松小区的设计图纸,马不停蹄地赶回唐山投身灾后重建工作。他坚韧果敢,破除诸多困境,荣获“抗震英模”称号。

今年,南方的洪灾牵动着无数人的心,子弟兵继续冲在抗洪抢险一线。在1998年的那场特大洪水中,原隶属于陆军野战军1军第一师队的郭中生,随部队第一时间从艮山门出发,日夜兼程抵达九江,奋力抗洪。

“在封堵决口时,一开始用船、汽车,但水太大,都被冲走了。后来就用钢筋扎成大笼子,里面装满了石头。我们拉叠成人墙,拉住作业的战友,也挡住一部分洪水。累了就在江畔躺下休息,肩膀上都是伤痕。”一个月后,九江的危难终于解除,部队在凌晨时分撤离,老百姓早已自发地站在街边欢送,谈及此,郭中生便面带笑意。他说,攘外安内,是中国解放军的使命,人民的理解和支持便是他最大的慰藉。

小河时光军旅人之初心

小河街道生活着上千名退役军人,他们离开部队后,立足于本职工作,继续发扬军队作风,汇聚成了社会主义建设“新长征路”上的燎原星火。

转业回到长征化工厂的沈梓文,就是其中一点光亮。他全心全意投入工作,每一个工艺环节都追求尽善尽美,将制作酒精这件事做到了极致。1984年,他带领的酒精生产车间产量跻身全国第17位,被评为杭州市优秀车间。退休后,他成为了一名社区志愿者,一干就是二十四年。

“我不想整天在家里没事干,部队生活对我的影响很大,在我还能活动的时候,就想再多做点什么。” 调解邻里矛盾、维护社区秩序、参与G20巡逻队……在每一件小事里,沈梓文用行动兑现了“为人民服务”的承诺,用自己的余热温暖点滴生活。

杭城夏日,不少城北的居民都会乘坐K155路公交车去西子湖畔避暑。退役转业至杭州市公共交通集团有限公司电车分公司的倪忠民,自1980年提干成为车间副主任后,他花了五年时间把K155路公交车队打造成了杭州市最好的车队。

倪忠民笑着说:“我以前是工程兵,长年在大山里给国防建设打坑道,属于特种兵,非常辛苦,经常是‘早上月亮’,‘晚上月亮’,靴子里的汗水把脚泡得发白。当过兵之后,面对工作和生活都不觉得苦了。” 2020年新冠疫情肆虐期间,他带领董家新村离退休人员党支部承包了社区南大门卡口,严控严守,捍卫住一方家园。

前浪奔涌,后浪接力。

当了八年消防兵的梁月会,更是路遇险境,救人于危难之中。2016年5月2日17时40分,他驱车经过振华路附近的绕城高速涵洞时,目睹了一起严重的追尾车祸,车内五人均失去行动能力。凭借过硬的消防救援技术,他用一支手电筒,徒手破拆车门,成功救出伤员。

作为绿地城市党建会客厅党支部书记、上海永绿置业有限公司杭州分公司经理,他白天忙着处理各类工作与党建事务,晚上静下心想安全系统的问题,几乎每天都两三点睡。

“别人觉得我什么都懂,我就不断提升,去做到真正专业,跟上时代的新思维。以前的理想就是当兵,现在就想如果国家需要我,我随时上。”正是凭着这样的信念,梁月会先后被评为“身边的活雷锋”“优秀退役军人”“最强领头雁”等称号。

因为曾是军人,他们不惧艰险;因为曾是军人,他们初心为民;因为曾是军人,他们永远炙热!

来源:杭州网  作者:记者 郑维维 实习生 吴远航 通讯员 朱颜  编辑:王帆

相关阅读
7月28日上午,小河街道退役军人服务站正式挂牌成立,这个130多平方的空间是拱墅区和小河街道高标准打造退役军人服务站,努力打通政策服务到退役军人之间的“最后一公里”。